本報記者 王琛瑩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2月17日07版)
  漫畫:韋榮景
  眼下,正是2015屆大學畢業生的求職季。隨著工作的確定,更多大學生開始加入“找房族”大軍,為在城市中覓得安身之所而奔波。
  上周,中國青年報社會調查中心通過問卷網對1302人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,63.9%的受訪者曾為租房煩惱,50.0%的受訪者租房時曾遇租金隨意上漲的情況。82.8%的受訪者表示會選擇在“租房便利友好型”(即租房市場比較規範,對年輕人租房的保障措施比較齊全——編者註)城市發展。
  受訪者中,90後占20.4%,80後占49.7%,70後占19.5%。33.6%的人在北上廣深一線城市,41.9%的人在二線城市,17.1%的人在三四線城市。
   63.9%受訪者曾為租房煩惱
  本次調查中,38.0%的受訪者目前租房住,33.8%的受訪者買房住,23.2%的受訪者與父母同住,另有5.0%的受訪者選擇借住親戚家等其它居住方式。
  走了12個小時、看了8處房源之後,陶圓“累癱”在路邊的石凳上。這個剛從上海某985高校畢業的90後,為租到一處合適的房子,一周之內3次前往江蘇路附近看房。“其實這並不是我最理想的地點,可一居難租且貴,一個女孩子住也不安全,只能和兩名同學合租”。根據3個人的上班地點,江蘇路已是最佳選擇。“不能既圖便宜又要地段好。因交通便利、環境舒適,這一帶的房租普遍偏高,也很難和中介討價還價”。
  調查顯示,63.9%的受訪者曾為租房感到煩惱,其中18.8%的受訪者非常煩惱。僅有14.3%的受訪者不曾為租房煩惱。
  5年前剛來北京打拼時,劉巍租住在北京海澱區五環外的一棟自建簡易樓房中。“一個房間約15平方米,住兩個人。衛生間等設施都是公用的”。當時劉巍在中國人民大學西門附近上班,每天上班單程就要花3個多小時。“經常是晚上7點下班,夜裡11點才到家門口。雖說租金便宜,可路上也太費時了。這麼熬了兩個月,實在忍受不住,就搬出來了”。
  哪些是影響受訪者租房的因素?調查顯示,“租住環境的安全性”排在第一(63.7%),其次是“租金水平”(58.1%),第三是“離單位的距離”(43.3%)。接下來是“周邊交通是否便利”和“租房合同是否規範”,均為41.9%。
  和室友商量之後,陶圓租下了一間三居室,步行至地鐵2號線江蘇路站只需5分鐘。“房租為每人2700元,而我剛工作的薪水也就6000元左右,算是筆不小的開支。好在中介人不錯,願意把我們的一些要求寫進合同里。房東也答應為我們添置需要的傢具和電器”。
  調查顯示,房屋設施是否完備(41.1%)、周邊配套設施是否齊全(31.0%)、房東是否可靠(30.0%)、中介是否靠譜(14.2%),也是影響受訪者租房的因素。
  37.7%受訪者租房時權益曾受過侵害
  “押一付三我付不起,按月交房租價格又經常變動。”在西安工作的錢亞東一年內已經搬了3次家。他告訴記者,去年年底租房合同到期後,他就打算不再和中介簽合同,希望能從房東那裡租到合適的房子。
  “好不容易找到合適的,住了不到兩個月,房東要把房子收回去給兒子結婚用。如果我堅持租住,對方就要求多付一個月租金。這不是變相加價嗎?”錢亞東說。
  調查顯示,在租房的過程中,37.7%受訪者的租房權益曾遭受過侵害。
  曾租住在北京丰台區西局地鐵站附近的周青,用“噩夢”兩個字來形容自己的租房遭遇。當時,周青與另一名女生從一名自稱“二房東”的男生手裡租了一套兩居室,租期為半年。租住兩個月之後,合租的女孩要回老家便將房子退了。“沒想到二房東竟然自己住了進來。我與他交涉,他說要麼我自己租下整套,要麼不租。但是他也不會退我押金”。
  之後周青報了警。在警察的調解下,周青交了半個月房租,拿回了剩下4個月的房租。“從那之後,我就下定決心要儘早買房。”周青說。
  劉巍也曾遇到權益被侵害的情況。為了租金便宜些,他曾與一家不知名中介簽了一年的租房合同。正當他為找到“划算”的房子而高興時,房東告訴他中介跑了。“過了很久都找不到中介,又沒時間再找房子,只好多交了一個月的房租給房東”。
  調查中,50.0%的人曾遭遇過租金隨意上漲,27.8%的人感到租房信息不對稱,租房難,27.0%的人曾遭遇過黑中介克扣押金或騙取中介費用,24.3%的人曾被房東突然趕出,且無補償,17.7%的人合租發生摩擦,生活受干擾,14.2%的人表示租房維權困難,求助無門。
  53.5%受訪者期待降低公租房申請門檻
  如果一個城市租房市場比較規範,對年輕人租房的保障措施比較齊全,是否會吸引更多青年人才前來發展?調查中,高達82.8%的受訪者對此表示肯定,表示會選擇在“租房便利友好型”城市發展。
  劉巍認為,租房市場中,中介和房東是主導者,面對一些苛刻的租房條件,租客只能被動接受,很難有主動選擇權。“對於隻身打拼的年輕人來說,如果租房更便利,並且權益能得到保障,應該會對這個城市更有歸屬感”。
  城市管理者應為年輕人租房提供哪些保障?調查顯示,53.5%的受訪者期待降低公租房申請門檻,50.5%的受訪者認為應加強對租房市場的監管,43.9%的受訪者希望建青年公寓,39.9%的受訪者認為應對房產中介進行規範。
  “現在的租房信息比較分散,有效信息較少。期望政府可以為年輕人尤其是剛畢業的大學生,建立一個公開透明且交易有保障的租房信息平臺。”劉巍說。
  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土地管理系副教授曲衛東對此表示贊同,“目前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務有廉租房、公租房等形式,但很少將年輕人特別是剛畢業的大學生考慮進去。在北上廣等特大城市,年輕人有租房的實際需求,需要政府從中協調”。
  他建議,信息平臺的建立可以交由具有相應資質的第三方去做,政府制定規則,強化制度建設和監管。“租房交易信息平臺除了組織房源,還可以讓交易變得更加透明”。曲衛東認為,目前我國房地產市場由熱轉冷進入深度調整期,房產中介由於前兩年迅速擴張,現在很多門店面臨業務不飽和的現狀,可以將這些人才與資源用於平臺的建設,滿足租房者的需求。
  調查中,受訪者的建議還有:政策向租房者傾斜(26.7%),推廣更保障租房者權益的格式合同(22.4%),建立青年租房網絡平臺(18.0%)等。  (原標題:82.8%受訪者願在“租房便利友好型”城市發展)
創作者介紹

Y喵-iphone

ms47msejf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